主页 > T心生活 >「道可道,非常道」道教不恐同,给你知《道》 >
2020-06-11 浏览量:762 点赞:109 收藏:806
「道可道,非常道」道教不恐同,给你知《道》

作者:洪正荣(道号:罗正)授权芋传媒转载。

明日(农曆岁次戊戌年十月十七日),除了大家最关注的各县市首长由谁拔得头筹外,此次多增加了象徵公民可透过直接民主的方式,进而决定国家未来施政方针的 10 项公投(referendum)法案中,引起社会最大讨论的,不外乎就是第 14 案的将同性婚纳入民法保障範围的《婚姻平权》法案,与第15案的国民教育阶段内落实《性平教育》法案,而这 2 案近期更是在台湾的宗教界上,带来不少对话与反思的空间。

其中,在针对反同/反同婚方所提出的「观点」(含谣言),而有所进一步以文字等资料加以佐证论述,在台湾相对较为主流的宗教信仰,有趣的是探讨最激烈的则为仅佔台湾宗教信仰人口约 6% 的基督宗教(基督教 + 天主教);其次,才为佔信仰人口约 35% 的佛教;再者,佔 33% 的道教方面,在此方面却相对少了许多,至于佔台湾整体宗教信仰人口至少将近 85% 以上,兼容佛道或他教的民间信仰,这方面就更显寥寂,但实际上在檯面下,针对同志相关现象的呈现,道教与民间信仰者批判的言语与情绪用词也可说不胜枚举。是故,『志心信以「人本道教」为上良因,行以出世之道,运于入世之法』的小鲁道(笔者自称),其深恐同「道」续遭误导,今日将以至清至静之心微笔述之,以下-

「道教」,本鲁道不敢大言睽诸道教各经典,然在经典内若有提起「性别」相关词彙,不外乎则皆係以「男女」作爲阴阳的象徵对应,至于「同志」或「性向」发展现象,应并无特别有直接对或错的明确指向,不过这并非就无法从构成道教许多基本元素中,去说明道教对于这样的现象,就完全有所「逆道性」,合先叙明。

「道可道,非常道」道教不恐同,给你知《道》

首先,从各方在论及道教如何看待「同志」这方面,最常引用无非就是,象徵混沌初开,清浊肇分,万物生生不息,永恆大道的「太极」两仪阴阳说。

笔者认为,太极虽外表看似阴阳分际,但实际呈现的却是用来作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沖气以爲和。」,世间固有万物在成形或运行的状态中,虽各有所不同,千差万别之态,看似矛盾对立,然任何万物个体的产生,本就来自阴阳两种因子的型态,加上外在气的相和才有所相长、相生永续存在之态解释。

「同志」个体的产生当然也不例外于道之万物之一,在此实然「释物哲学」的脉络中,「男女」当然就可再拆两两相对的男为阳,女为阴为之叙述,也就如同它万物般的形态(高低、上下、动静等)也可各作再相对「阴阳」之表述。

那「同志」既然为道所生之物,不过若两为相配,要如何如同上述「男女」拆成两个体论阴阳呢?笔者认为,乃因太极两仪阴阳又可分四象,即太阳、少阳、太阴、少阴。

而阴阳之判,依全真道四大圣典之一《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内容:「内观其心,心无其心。 外观其形,形无其形。 远观其物,物无其物。 三者既无,唯见于空。」;或道家哲学奉为圭臬的《道德经》第五十二章:「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道之尊,德之贵,夫莫之命而常自然。」;或《庄子‧至乐》的「鲁侯养鸟」的寓言故事,「海鸟止于鲁郊,鲁侯御而觞之于庙,奏九韶以为乐,具太牢以为膳。鸟及眩视忧悲,不敢食一脔,不敢饮一杯,三日而死」。庄子后论:「此以己养养鸟也,非以鸟养养鸟也。」以上经典载述内容可知,「道」在洞观世间至微至妙的万物造化之机视野,本身重视的即非单纯从物之「外形」所论,阴阳固所当之。万物由于可载续「道」,係因「德之性」所蓄,含温滋润,辅翼陶成,进而让一个形体使其态势存在,自然道之所尊,德之所贵的,无非为道肇始万物时的自然而然之形,有德无德之分断,不其因同性或异性而有所分别,正因如此,道教讲求的正是从物的「体/本性」,去应然「道性自然,法行自然,道法自然」,以德之适性感之大道玄妙处。

「道可道,非常道」道教不恐同,给你知《道》

对于重视物的「体/本性」相应,不仅道教如此,在道佛相融甚浓的「民间信仰」中,大家不妨从众所皆知的神祇「直接」代言者-乩童、灵乩的文化里观察,自然就可发现许多所谓的女性神祇,例如瑶池金母、观世音菩萨、妈祖等;或男性神祇,例如玄天上帝、王爷、中坛元帅(俗称三太子);或动物神祇:齐天大圣、虎爷等,神祇在择选「乩身」时,并非全然同以神祇本身的性别,或相对异性作为一个绝对要件,反倒往往则是神祇认可更为与己相应「体/本性」的对象,才为择选。

甚至观其「扶鸾」、「撵手轿」、「撵中/大辇」文化,神灵「体」之所相应依附对象,则为一只组合木头,所以无论从神祇/灵的角度,或从凡人的角度,虚实世界依其性的相应所合,何尝又不是一个呈现阴阳相合的大道现象呢?(笔者提醒:真的切勿单纯从「外形」结构去论阴阳,不然动物神祇与人的结合,是否又要被解释成「XX交」了呢?这样真的超级很毋汤哦!)

「道可道,非常道」道教不恐同,给你知《道》

 

是故,究玄学上「同志」个体的存在,本就为自然无为道之物;科学上亦同观(参 1.《从演化生物学来看 同性恋为自然现象》-作者:颜圣紘;2.《「同性恋基因」存在吗?一个无聊科学家意外开启的实验旅程》-作者:辛达塔・穆克吉(Siddhartha Mukherjee)),而自然顺其本性,非所刻意矫揉造作所为所生性向,男同性恋者(Gay),取向偏阳的,就可谓之「少阳」,取向偏阴的则谓「少阴」;反之,女同性恋者(Lesbian),性向偏阴的就可谓之「少阴」,取向阳的则可谓之「少阳」。

既然阴与阳、太阳与太阴皆可沖气为合,何其少阴与少阳沖气,就难谓有所异于道之阴阳所「和」,所以「孤阴则不生,独阳则不长」当不可从外形生理结构一言以蔽之。

《道德经》第三十八章又云:「上德不德,是以有德」,德出于道,通于道,亦等同于道,所以道于生育天地、运行日月、长养万物时、即不所自恃与自彰,德亦同也,然如今当同为「人」,却何以「异性恋」为恃之,如「鲁侯」们以己之偏好,迫本自然依其自性所好恋者的「同性恋」,离于自然无为的「常道」?甚者,又以非善明民之言惑众,使众其视「异道」,不应适于同法(民法),进而大反本可供增「德之性」,让同为「道物」的彼此更加互相尊重,使其「同性者」生、长、成、藏不再受世于欺凌辱言;不再被歧目而视;不再因霸凌而犯道之大忌自殒于命的性平教育,此现象恐已阙如经内(第四十二章)喻之「强梁者」,「道」实已亡矣。愿修道之人,齐以为鑒镜,勿失「道」心「德」性,背善从恶水,顺应自然、圆融无碍弘道扬法路。

退一万步而言,当一个以人为本位架构而成,并保障每个人都有不同宗教信仰自由,而非以单一宗教立国的国家,在针对法案的推行,係应以普世价值作为导向,而非以己身所好之宗教律法,强加于不同信仰者之上,尤其在诸多惨绝人寰的宗教战争历史的借镜下,不应再重蹈覆辙-「人类唯一从历史中学到的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教训」的历史悲剧洪流中,愿所有宗教人共勉之。

若民主真为人权的价值展现,那就请大家明日齐力拒绝歧视性法案去表决人权,因为伱我都有可能是下一个受害者-三无量。

「道可道,非常道」道教不恐同,给你知《道》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