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关注民情 >倔老头和庞克头的最后一堂课:《庞克头返乡记》 >
2020-06-18 浏览量:367 点赞:755 收藏:450

倔老头和庞克头的最后一堂课:《庞克头返乡记》 

  死亡总是一件看起来还那幺遥远的事。

  并不很久以前,有个人知道了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后,便断绝了和所有亲戚朋友之间的联络。以往和他总是互相串门子的好友们发现自己被如此亲近的朋友拒于门外,而且还是在这样极端的时刻,顿时除了无力,还有一种被抛弃的孤独。后来好友们耳闻这个人开始会去爬山,他会和新认识的山友们聊天,但就是不再和老朋友们来往,大家内心又更感失落,却也只能自我安慰,至少知道他在最后这段路上过得好,也就够了。

  然而这段路终究会走到底。再次接到消息时已经是他过世几天后的事,这几个人就这样永远被留在这一个不可解的谜里面,哭昏了也不明白好友至死都不再联络的真正原因,甚至也已经想不太起来最后一次见面的场景和对话──那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这就是所谓的最后一次,当然也不会有人预料得到,死亡一下子就那幺靠近了。

  到底那个人是以什幺样的心情决定和老朋友们断绝联络的呢。

倔老头和庞克头的最后一堂课:《庞克头返乡记》

  七年没有回家、顶着一颗醒目庞克头的永吉再次踏上家乡小岛,为的是要告诉父母一同前来的女友由佳已经怀孕、两人準备结婚的消息。田村一家人平常各过各的生活:像个老顽童似的老爸指导没落的中学生管乐团,温和的老妈总盯着电视的棒球赛关切地方队伍的比数,小弟则是在外工作一遇到困难就躲回家撒娇。以父亲偶像──日本摇滚经典矢泽永吉命名的永吉,在东京努力撑着他的音乐梦想,但所组的乐团却因为现实压力濒临解散,他嘴上说没有多余的钱回家,实际上也是因为觉得自己没有达到「出人头地」的标準吧。离乡的这些年,小岛上的事物没有甚幺改变,而一脸无谓表情的永吉,除了身边多了一个怀孕的可爱女友,和当初离开岛上的自己想来也没有改变太多,应成长需成长而没成长而没能「光荣返乡」,这正是他这段时间逃避回家的理由。

  永吉终究还是回到家了,带回新生命即将到来的消息也同时面对老爸来到人生的最后一段路的事实。死亡看似遥远,却忽然来到不远处,「父母果然还是会死的,反而不知说甚幺」道出面对死亡的思考空白。

倔老头和庞克头的最后一堂课:《庞克头返乡记》

  田村家的倔强老爸在学校是倔强的指导教练,作为一个超级歌迷,管乐团吹奏的曲目自然是矢泽永吉的作品,然而《I Love You, OK》的管乐版初登场却是有气无力,小号更是吹得一蹋糊涂;第二次当这首音乐响起,田村老爸已在医院吊点滴了,却仍顽强地在顶楼指挥着对面学校顶楼的学生们演奏;第三次,老爸只能躺在床上听着手机传来的团练声,玩摇滚乐团的永吉指挥着管乐团把《I Love You, OK》奏得疯狂,听得老爸在手机的另一端快抓狂。管乐团的演奏状态和倔强老爸的体力成了反比,音乐可以一直充满活力,人却会老去,田村家的倔强老爸也日渐虚弱下去了。

  「你对我这幺好,我会觉得明天就要死了。」

  如愿吃到披萨后,倔强的田村老爸虚弱地在床上向儿子永吉说出这句话时,我好像终于稍微懂了那个在最后一段路上选择不联络的故事。死亡就在不远处的时候总是太醒目了,让人无法不去注意,它的存在感甚至超过了濒死者的实际存在,即使正视死亡,彼此也谈不上舒坦;而假装自己并没有看见围绕在附近的死亡,却绝对会被濒死者一眼看出其中的不自在。

我们对死亡的尴尬态度,使得濒死病人只能孤孤单单的活在死亡边缘的无底洞里,没有人了解他们。──心理学家Herman Feifel

  就连害怕教练的男孩也都看得出来,倔强的田村其实很孤单。前一天还和左邻右舍像欢乐的狸猫们一起唱歌跳舞、欢庆儿子回家的老爸,忽然就躺在病床上,永吉必须成长。 对外强内孤单的老爸来说,儿子陪伴虽然让他不再坚强,却像田村家晚餐的秘密「柴鱼酱油」一样,让人感到温暖满足。

倔老头和庞克头的最后一堂课:《庞克头返乡记》

  告别的电影,总是关于爱的,《庞克头返乡记》里倔强老头和庞克头的生命课题并不滥情,甚至有点黑色幽默,死亡的到来总是如此荒谬,幸好彼此爱很真实。

电影资讯

《庞克头返乡记》モヒカン故郷に帰る

沖田修一 OKIDA Shuichi

日本Japan│2016│DCP│Colour│124min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